成功指日可待现代诗歌(成功指日可待的诗句)

扫码手机浏览

【文/ 观察者网专栏作者 侯峰】 逼捐、加税何太急?联合国世界粮食计划署署长大卫·比斯利在2021年10月26日接受CNN采访时称:马斯克捐出个人2%的财富,即60亿美元,就可解决世界饥饿问题,“富豪们需要站出来提供这样的一次性援助,60亿美元可以帮助4200万人,如果我们不帮助他们,他们就会死去。” 马斯克对此回应称:“如果世界粮食计划署能够通过透明公开的...

【文/ 观察者网专栏作者 侯峰】

逼捐、加税何太急?

联合国世界粮食计划署署长大卫·比斯利在2021年10月26日接受CNN采访时称:马斯克捐出个人2%的财富,即60亿美元,就可解决世界饥饿问题,“富豪们需要站出来提供这样的一次性援助,60亿美元可以帮助4200万人,如果我们不帮助他们,他们就会死去。”

马斯克对此回应称:“如果世界粮食计划署能够通过透明公开的会计方式,详细描述如何用60亿美元来解决全球饥饿问题,我现在就卖特斯拉股票。”听上去合情合理,冠冕堂皇。

马斯克真有诚意帮助解决全球饥饿问题吗?北京时间11月2日的推文或许才是他的真实想法。

“世界首富”、特斯拉CEO埃隆·马斯克(Elon Musk)在个人推特上发布了一首中文诗——曹植的《七步诗》。

他在推文中写道:“Humankind(人类)”,然后附上了曹植的《七步诗》:“煮豆燃豆萁,豆在釜中泣,本是同根生,相煎何太急。”

显然马斯克曲解中国古诗的意境。联合国官员只是呼吁超级富豪们拿出财富的一点点,个人财富的2%,帮助一下生活在生死线上的饥民,绝没到七步定生死的程度。马斯克的推文折射出其不愿明说的情绪。

一波未平一波又起,谁让你是世界首富呢?

80岁的美国联邦参议员伯尼·桑德斯在半个月后,又“振臂一呼”,拉高热度:“我们必须要求超级富人缴纳公平的税款,没得商量。”

50岁的马斯克回应这则推文时说:“我一直忘了你还活着。”“想叫我卖更多股票吗?伯尼,直接说就是了。”

马斯克像是不加思考的率性回应太恶劣了点,引起了媒体和网友广泛关注。尽管可以看出“世界头号资本家”对这个在美国政坛以“民主社会主义者”著称的老将有很深的成见,但人人都可能有老去的那一天,咒人死显然品位不高。

“超级富人缴纳公平的税款”是绝大多数人的共同呼声。然而呼吁不是法律,美国议会和政府作为立法和执法部门什么时候把人民的意愿变成法律,从制度上推进均贫富,马斯克等才不至于那么理直气壮地有恃无恐。

制度竞争最激烈的冷战时期,一度促进包括资本主义国家在内,人类社会的公平正义

越来越大的贫富差异显然已经是全世界共同面对的大问题。

回顾历史,马克思讲“资本主义来到世间,每根毛孔都滴着血和肮脏的东西”。早期资本主义是残酷和黑暗的,因此激发了马克思主义理论和社会主义革命的兴起。

随着冷战,制度竞争愈演愈烈,争取民心是两大阵营最根本的战略。相对于社会主义公有制按劳分配,资本主义制度按资分配的体制本身在公平正义上有巨大短板。冷战时期,为了显示资本主义的人性化,公平程度不比社会主义差,美国显然在分蛋糕时更大照顾到中低收入阶层的利益,较好地弥补了这个短板。

图源:《全球26名富豪财富=19亿贫穷人口财产 贫富差距难题何解?》

上图可以看出,美国贫富差距最小的阶段恰恰是冷战高峰时期。这说明即便是资本主义灯塔美国,也还是有调节贫富差距的手段,关键是政府愿不愿意为百姓说话办事。

苏联社会主义制度一度较好地解决了贫富差异的社会问题,但随着官僚特权利益集团的成型、固化,以及不顾民生盲目与美国搞军备竞赛,穷兵黩武对外扩张,最终拖垮经济,日渐失去民心。财力、物力大幅度落后西方的局面也影响了当政者的判断,他们在民生与军事之间,在练好内功与全球争霸之间没有做出明智的判断。

戈尔巴乔夫时期,苏联已经积弊深重,然而戈尔巴乔夫独揽大权后不是努力改善发展动力、改革社会主义经济体制,而是彻底丧失制度自信,迷信西方道路,采取错误路线。一失足成千古恨,最终阴差阳错轻而易举地葬送了苏联的社会主义事业。

占据社会大部分财富的富翁们,几乎不纳税

冷战后,失去苏联这个制度竞争者的压力,美国资本主义本性复燃,又可以肆无忌惮变本加厉地剥削劳动者,贫富差距与日俱增。

从里根到特朗普,美国的历次税改,大都以减税为噱头迎合大众口味,而实际经过资本代言人,即立法机构的立法操弄、政府背书,减来减去的结果是,中产阶级背上沉重的税务负担,而占据社会大部分财富的富翁们,几乎不纳税。

据美国新闻网站ProPublica 6月8日披露的数据,2014年-2018年,《福布斯》排行榜上最富有的25位美国人,共缴纳了136亿美元联邦个人所得税,而他们在这五年间累积的财富总共达到4010亿美元,折合下来的实际税率仅为3.4%。

在缴税情况被披露的25位美国富人中,投资大师巴菲特的实际税率最低,仅为0.1%。贝索斯、彭博创始人布隆伯格和马斯克紧随其后,他们上缴个人所得税的实际税率均没超过3.4%。

前总统特朗普的纳税记录劣迹斑斑。《纽约时报》2020年9月28日报道《特朗普税单再揭秘:超十年未纳税,2017年缴税750美元》。《纽约时报》获得了特朗普总统及其公司20多年来的纳税申报数据显示,在检阅的18年资料里,特朗普有11年没有缴纳联邦所得税。在他当选总统后,他2017年的税单只有750美元。

“奶头乐”可以平息任何“占领华尔街”的怒火?

民主政治被金融资本绑架,2008年金融风暴后爆发了旷日持久、席卷全美的“占领华尔街”运动,口号就是反对美国政治的权钱交易、两党政争以及社会不公正,1%的富有者掌控了99%的社会财富,富者更富,穷者更穷,中产阶级大幅萎缩,人民看不到希望。

抗争的直接导火索之一是在金融危机最困难的时候,华尔街大亨们拿政府救助企业的资金大发奖金,甚至那些搞垮金融机构的大亨、高管仍能按合同领取几千万甚至上亿的离职金。而普通百姓因为他们制造的金融风暴,许多人丢了工作就只能在温饱线上挣扎。

美国政府在应对2008年金融风暴采用的策略是保大弃小,对“大到不能倒”的企业,美国政府不惜血本出钱救助,而普通百姓就只能自求多福了。

诡异的是,此次疫情冲击,出现了完全不同的现象。

自20世纪80年代末以来,大多数美国中产阶级家庭的收入增长缓慢,远远落后于经济增长。《纽约时报》报道:“但令人惊讶的是,过去两年是一个例外。在全球新冠疫情大流行的背景下,大多数美国家庭的财务状况比2019年好”,“地方政府的钱,也多到不知道该怎么用。皮尤研究中心11月15日的报告显示,由于州税收收入、投资收入以及联邦疫情援助拨款的激增,许多州在2021财年,实现了史上最大的财政盈余。例如,爱荷华州的财政盈余为12.4亿美元,相当于2021财年全年预算资金的16%。弗吉尼亚州有26亿美元的盈余,相当于2021财年全年预算的11%。”

这怎么可能呢?新冠疫情已经造成了大量的疾病和死亡,扰乱了正常的生活节奏……它引发了一场短暂的急剧股市暴跌,经济衰退。

可拥有美元霸权的美国政府最大的优势就是可以绑架世界经济,无节制地量化宽松印刷美元。新冠疫情至今,美国已签署三份经济刺激和纾困法案。过去近两年时间,美国的总拨款已超7.1万亿,占去年GDP的约30.6%。若今年拜登的1.75万亿美元《重建更好未来法案》通过,可能会将美国政府两年内的总拨款提升至8.85万亿美元,占去年总GDP的42%。

此次美国印钞水平比起上次金融危机可谓更加肆无忌惮。美国越来越肆意提高债务上限,意味着想要多少钱就印多少钱,我行我素,或者说是破罐子破摔。为了眼前的利益,什么国际道义、美元信用、立国底线都不重要。

用印出来的绿钞收割全世界的羊毛,特别是从世界工厂中国换取物质财富,真金白银,充实美国的实物经济,才是确保“美国第一”的当务之急。

2021年3月25日拜登在上任后首场记者会上称“任内不允许中国超越美国成为头号强国”。至于用什么手段?过去几个月的操作看,并没有什么高招。无论涉疆、涉港还是涉台,无论南海还是东海,美国都没有捡到便宜,甚至扬言抵制北京冬奥,可谓荒腔走板不得人心,显然是不想放过任何一根救命稻草。

去年3月26日美国议会通过史上最大紧急经济刺激法案:《2万亿美元刺激法案》。该法案向美国注入总计2.143万亿美元的资金救助。包括给予中低收入每位美国人1200美元,其子女(17岁以下)每人500美元抗疫现金补助。美国政府给民众的派现金额总计为3010亿美元。

去年12月,时任美国总统特朗普签署了第二次9000亿美元的疫情援助方案。法案规定,为美国年收入7.5万美元以下人群每人发放600美元。

今年3月6日,美国参议院以50票赞成、49票反对的投票结果,通过了一项1.9万亿美元的新冠纾困救助法案。根据法案,所有符合规定(年收入低于80000美元)的美国民众将额外收到每人1400美元补助。

疫情以来,美国的低收入人群总共能收到超3000美元的补助款,这一定程度上提振了美国经济,帮助到了低收入人群。实际上2020年全年美国人收入总计增加1.205万亿美元,其有1.102万亿来自于标注为“个人流动转移收入”的政府补助,占到了91.5%。

此外,美国对中小企业的全方位疫情救济以及所有失业救助,使得不少低收入者领取的失业救济金比正常的工作收入还高。

除了各州不等的正常失业保险救济金外,失业者每周还额外获得600美元联邦救济金。比如加州失业救济金最高达每周450美元,加上联邦政府失业救济计划的每周600美元,每个月就有4000多美元的收入。使得许多低收入者更愿意躺平享受美国政府的失业补助而不是在疫情缓解后去找工作。虽然联邦失业救济计划已于2021年9月结束,但对部分人就业意愿的影响可能还会持续一阵子。

如此舒服的小日子,有人印钱有人花,饿了渴了塞个奶嘴,再难燃起占领华尔街的热情。但这个游戏真的能永远玩下去吗?

奶水哪来,美国高消费、高福利、高标准养尊处优、寅吃卯粮的日子还能延续多久?

“奶头乐”被认为是由美国前总统国家安全事务助理布热津斯基提出来的理论。它最早出现于《全球化陷阱(Die Globalisierungsfalle: Der Angriff auf Demokratie und Wohlstand)》一书中,指的是生产力的不断提升伴随着竞争加剧,世界上80%的人口将被边缘化,他们不必也无法参与产品的生产和服务,同时80%的财富掌握在另外20%的人手中。为了安慰社会中“被遗弃”的人,避免阶层冲突,方法之一就是让企业大批量制造“奶头”——让令人沉迷的消遣娱乐和充满感官刺激的产品(比如:网络、电视、短视频)填满人们的生活、转移其注意力和不满情绪,令其沉浸在“快乐”中不知不觉丧失对现实问题的思考能力。

虽然它的本义不是指纾困,但现在的纾困很大程度上就是起着“奶头乐”的维稳作用。

疫情爆发以来美国政府前所未有的救助计划极大地帮助穷人度过最困难的时期,缓解了贫富差距随着疫情爆发进一步拉大而增加的阶级矛盾。

然而,靠印钞虽能缓解一时之困,却已经给美国和世界带来严重通货膨胀,特别是以美元计价的大宗商品大幅涨价祸及全球,且后患无穷。

随着近几十年产业外包,实体经济空心化,美国创造物质财富的能力与日俱减。美国靠什么大批量制造“奶头”来抚慰选民,才是从根本上确保特朗普念兹在兹“美国第一”的核心问题。

尽管特朗普使尽了各种手段,包括贸易战、封杀制裁中国高科技企业、惩罚性关税、以及蓄意挑动各种地缘政治借口遏制中国发展,同时逼迫制造业回归美国本土。然而4年过去了,特朗普的战略目标一项也没有实现。

上世纪美国曾经是世界的工厂,并且通过科技领先和市场垄断轻而易举地从世界获取高额利润,以维护美国高标准的奢侈生活。二三十年前中国需要向美国出口几亿件衬衣才能换一架波音飞机。

让美国万万没有想到的是,短短三十年,如今中国不仅具有世界最完整的产业链,而且在众多高端制造业如5G通讯,智能手机、高铁、造船、新能源汽车、核能、水电、风力发电、太阳能、数字经济、卫星导航、空间站、人工智能、量子计算、军工产品等等都走在世界前列。中国大型运输机运20服役,支线客机ARJ21已经商业化,C-919正式商用指日可待,C-929也已在研发中。

中国已然全产业链崛起,作为世界工厂,生产的物美价廉、科技含量高的商品出口到世界各地,美西方凭什么再收割世界的羊毛以维持其养尊处优高水平的生活?

奶头乐危机难免“占领华尔街”运动再现,从根子上动摇美国的霸权。马斯克作为一个商人,可以在全球逐利,但一批美国政客在担心的问题,比他要多得多。

本文系观察者网独家稿件,文章内容纯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平台观点,未经授权,不得转载,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关注观察者网微信guanchacn,每日阅读趣味文章。